鳩羽。

没事闲得写写小学生文笔(。爱好剑三,刀剑乱舞。废柴小学生参上。

手打官网上的句子。

战士:如果这就是黑暗,我必定用正义之利剑,将其向无尽处蔓延的利爪逐一斩断!

法师:这么点黑暗就怕了?呵,毛头小子,难道这就是你每天念叨着的勇者之心么?

牧师:当光明遇阻,我等圣职者将以正义之名,作黎明之师永不言败的护盾!——以我们从未改变的信仰起誓。

弓箭:夜黑风高又怎样?哼,多说无用,先来问问我的箭矢!

卡莉:黑暗……么?这世上,已经没有什么能比“复仇”两个字更能让我体内的每个细胞沸腾叫嚣了。

刺客:你说……无所不在的寒意?……所以呢?杀戮和刺鼻的血腥味只是每天最寻常的样子,值得那么一惊一乍么,哈。

澜希娅:请问你看到我妹妹了吗?……你,在发抖?不要害怕,不介意的话就跟我一起走吧,过阵子,世界就会回到以前的样子了。

学者:呀!那里有什么东西……不,不要怕,我、我、我会保护你的哦~

梅莫里亚的感想。

看了阿依夏与卡西乌斯之间的故事,我觉得,阿依夏并不是一条邪恶的龙。她也热爱着人类。
PartⅦ里她说「我要丢弃这个热爱人类的恶心肉体并重生,重生后尽情嘲笑蹂躏这些可恶的人类。」
她第一次遇见卡西乌斯,能够和骑士王离开自己的巢穴,这也是种信任吧?
后来卡西乌斯爱上了阿依夏,一个本应该拿着剑统领王国的男人拿起针线为自己所爱的女孩做发带,真的很令人感动。阿依夏也同样爱上身为人类的卡西乌斯。

但感情只维持到那封信到来之前。
我想卡西乌斯不是真的要伤害阿依夏,哪个男人会想伤害自己爱的人呢?但是他为了保护王国必须要这么做。
在战斗的最后关头阿依夏停止了攻击,作为龙有着无与伦比的攻击力,杀死一个人类真是太简单,但是她停下了攻击。

强大的沙漠龙最终败给了那虚无缥缈的感情。
人类与龙的爱情到最后只不过是一个悲剧。

晚点的生日礼物。

呃,这是给…原谅我不会艾特,反正是给某位的生日礼物,其实我当时随口一说啦…不过不能食言。我觉得会有几个认识我的人看到。嗯…我也是第一次撸这个,有许多不懂的地方,这就别挑凑合凑合吧!

※小学生文笔流水账,十分的渣。
※肯定是会ooc的啦。
※只是单纯的撸。
※不会排版。
※哥哥看到了话请不要「噫」我。

———————————



现在是8:30A.M
早晨的阳光透过轻薄的窗帘洒在床上,窗外传来清脆的鸟鸣。Master Mind已经很久没有起过这么晚了。前阵子抵御魔族入侵几乎是不眠不休地工作,收集资料并且整理分析。睡过一觉之后大脑的疲劳本应该得以缓解,但是,他竟然做了春梦。梦的具体内容现在无暇顾及,终归是春梦就对了。

感受到自己的下体将睡裤撑起来一小片空间,Master Mind有点尴尬,距离上次解决已经有一段日子。
“……又不像精力旺盛的小鬼每天都撸,没关系的。”这么自我安慰着掀开了被子,试探性的朝着卧室门外大喊一声某个白痴的名字。
“Lunatic Psyker——”
“……”并没有回应,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确认了对方不在家,如果在解决的时候被那个家伙看见…那将会更尴尬。
修长的手指搭在睡裤和内裤的橡皮筋上缓慢地向下拉扯,扯到臀部以下,抬起双腿彻底将两件衣物一起褪去随手丢在床尾。Master Mind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分身,感觉到有些羞耻,但是生理现象正常到又无法埋怨,毕竟每个人都会有。手掌轻轻包裹住柱体,没有什么技巧的上下撸动。
“唔嗯……”脸颊上出现不自然的红晕,舒适到忍不住轻轻地喘息。待分身顶端分泌出液体,指腹移到顶端摩擦着那处。“呜唔…!”敏感的部位被触碰浑身一颤,手指不由自主的快速摩擦顶端,另一只手继续撸动,时不时抚慰着根部。牙齿咬住下嘴唇抑制着呻吟,呼吸越发沉重。
“呜嗯……呃。”随着撸动的速度加快,顶端分泌出的液体越来越多,已经达到了临界点。“咕啊啊——”最后释放的快感太过强烈,实在无法控制音量,忍不住叫出声来。大脑反应有些迟钝,前段日子里囤积下来不少精液,眼前闪过一道白光,只感觉到手上和小腹上一片温热。双重的疲惫感趁机袭来,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后倒去重新躺在床上。Master Mind无力地用手蹭蹭床单,就像脱水的鱼一样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释放之后的余韵还未褪去,眼皮不由自主地耷拉下来。什么清理床单收拾衣服这都是睡醒,真正缓解疲劳之后的事情了。

“Lunatic Psyker今天好像不会回来了吧…”这么想着的Master Mind卷起被子重新陷入睡眠。


-Fin-

当上新的女王就要与生命之树相连,再也无法离开王座用双脚走遍阿尔特利亚大陆。但是当上女王…也是寻找特雷西亚的一种方式吧?

上一次见到的女王还是内尔文。

狙翎姐姐就是美。

这个也截的不错!弓箭真是太美了。

手机只能放一张图吗?选了最喜欢的。箭术革命真是美如画。

嗯,随笔。

「它一张开翅膀,就能盖住整个凯德拉镇!」
「那你见过它吗?」
「没有人能活着见到它。」

50年前,黑龙的苏醒给人类王国带来巨大的恐惧。黑龙一旦苏醒,整个阿尔特利亚大陆的文明将陷入无尽的黑暗。

人类与精灵、牧师们与法师们的冲突放在一边为了维护大陆的和平,聚集到一起讨伐黑龙。
生存,抑或死亡。
在历史中刻下的是他们浴血奋战的证明。
时代流转,和神拥有的永恒相比,人的生命只是弹指一瞬。黑暗笼罩了世界,英雄们像流星一样消失在天边。 被黑龙血污染的英雄们走向死亡,生命就是注定要失去的东西。
重建的神圣天堂,变成傀儡的国王,隐藏在黑暗处的势力依旧蠢蠢欲动。大陆上踊跃出新的冒险家。
拥有着沧桑眼神的少年;
守护女神信念的守护者;
穿越时间而来的少年;
身为影子先知的舞者;
寻找特雷西亚的精灵;
继承佩奥利斯塔荣耀的少女;
背负着未来希望的少女。

死去的英雄们的战斗,尚未结束。
在命运的指引下,龙的时代已经落下帷幕。


月主表示很喜欢剑皇。

有萌双剑的吗!剑皇x月主
小学生文笔,我突然有了灵感。



“……”
“……”
一阵沉默。
“嘿,我说米修。你把我叫到这来到底是想说什么?”艾达实在是受不了这种诡异的沉默率先开口。
“……嗯。你觉得我是变态吗?”名字叫做米修的月之领主坐在沙滩上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
“变态吗…其实也算不上啦。你也就是个M吧,每次都喜欢被白瑞德或者赫黯揍,乐此不疲。”名字叫艾达的药剂师坐在米修的身旁陪着他一起看着大海。
“才不是!我现在不喜欢被他们揍啦!我可是一个有原则的人。尤其是白瑞德那个流氓,有女朋友还说出令人误会的话!”果不其然,当艾达揭穿米修是个M,他气的跳了起来狠狠地跺脚扬起来一片白沙。说实在的,看米修这个样子,也许他真的不想再被雷神们电了。
“其实…我很喜欢剑皇哥喔。”米修挠了挠脸颊漫不经心的说道。
“唔嗯…我一直以为你喜欢牧师们,原来不是这样啊,那好吧!我想克劳恩也会喜欢你的。毕竟是青梅竹马。”艾达这个以后要辅助克劳恩的小萝莉愉快的站起来脱掉鞋子踩着冰凉的海水回答。
“但是,我这么怂,他是不会喜欢我的。而且他还总欺负我!”沮丧的小月主低着头盯着脚尖,脸上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就像一只被主人抛弃的小狗。
“你不仅怂,还蠢。”小萝莉淡淡的揭穿了事实。
“……。”米修表示,如果艾达不是辅助克劳恩的药剂。他早就用水月神舞教育教育她。